Latest Headlines
  • 2010:中国互联网的6个问题

    2010:中国互联网的6个问题

    1.不被主流认可的主流化,注定会日益加剧的矛盾与冲突:从总人口三分之一的用户规模与结构来看,互联网在中国的“群众基础”、影响力和参与度毫无疑问已经主流化,但是迄今为止互联网其实并未被主流意识形态、一些社会群体真正认可和接纳。尤其是在互联网给政治、文化、价值、伦理、传播、舆情等“带来较多问题”的情况下,互联网业“被”认定的社会角色依然处于边缘地位。2010年,这方面的矛盾、冲突注定不会因为发展而融解,反倒日益突出。过去游戏、交友、情色招致的诟病多一些,而2010年媒体、社区、博客(尤其是微博客)等将招致更多监管措施;

    Full Story

  • 专制社会和它的敌人

    专制社会和它的敌人

    官僚统治的政府叫做人民政府;工人阶级在工人阶级名义下被奴役;把彻底叫人渺小叫做人的解放;剥夺人的知情权叫做政令公开;弄权操纵叫做群众参政;无法无天叫做民主法制;压制文化叫做百花齐放;没有言论自由叫做自由的最高形式;闹剧似的选举叫做民主的最高形式;扼杀独立思考叫成了最科学的世界观。因为政权成了自己谎言的俘虏,所以它必须对一切作伪,它伪造过去,它伪造现在,它伪造将来。它伪造统计数据。它假装没有无所不在,不受约束的秘密警察。它假装尊重人权,假装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装什么都不怕,假装从不作假。 《再见,列宁!》:专制社会和它的敌人 “东德共产党员克里斯蒂娜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她苏醒后,医生叮嘱她的儿子阿历克斯,任何刺激都是致命的。为了不打击母亲,阿历克斯只好隐瞒起德国刚刚统一的消息,假装柏林墙依旧矗立。在他们那间小公寓里,阿历克斯尽力演出着民主德国原有的一切:从食品到服饰,甚至伪造电视新闻……尽管外面早已换了天地,但这里,历史似乎停滞了……” 这就是德国影片《再见,列宁!》的剧情,《再见,列宁》讲述的是民主德国的一个普通家庭在自由取代专制时的奇特的心灵史。

    Full Story

  • 《浪潮》:极权主义的起源

    《浪潮》:极权主义的起源

    《浪潮》的故事改编自发生在美国的真实事件,1967年4月,加州帕洛阿尔托市库柏莱高中的历史老师罗恩•琼斯为了让学生们亲身体会到纳粹极权运动的恐怖,他大胆的设计了一个实验,让学生们模仿纳粹党徒,在班里发起了一个微型的极权运动,没想到几天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其中,大家逐渐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极权狂热中,琼斯的班级简直成了一个微型的纳粹“飞地”,直到最后琼斯给学生们播放记录纳粹暴行的图片,惊愕的学生们才戛然而止。这个别具一格的社会学实验惊世骇俗的证实了极权主义与普通人生活之间的某种必然关系,2008年,年轻的德国导演丹尼斯•甘赛尔将其改编成电影《浪潮》搬上了银幕,除了把地点从美国换到德国以外,基本上保持了整个事件的真实性(当然结尾与真实情形大相径庭)。此片一出,立即受到无数影迷追捧。甘赛尔素来以探讨政治体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为长,2004年他就推出过《希特勒的男孩》,此番重操熟悉的题材,在表现力上也是更上一层楼。

    Full Story

  • 《浪潮》: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浪潮》: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今日世界,多数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而尚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也正在试图从“后极权”的坑坑洼洼中走出。许多人可能会认为,当历史翻过黑暗的一页,过去那个血腥而愚昧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然而,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世界离独裁有多远?35岁的德国导演丹尼斯•甘赛尔(Dennis Gansel)透过他杰出的电影《浪潮》(Die Welle)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Full Story

  • 2009年度热字:“被”

    2009年度热字:“被”

    仿效日本一年一度的汉字评选,自2007年起,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网络媒体语言分中心、商务印书馆等单位联合主办,在每年年初都举办有网友参与的前一年度的汉字评选。自2006年至今评选出的年度汉字,依次为“炒”(2006)、“涨”(2007)、“和”(2008)、“被”(2009)。 据新华网北京2月6日专电,“汉语盘点2009”年度字词网络征集活动6日落下帷幕,“被”列为年度国内字第一。此次网络征集评选活动今年1月4日正式启动。经由网民推荐、专家评审、网络票选等阶段,最终评选出描述2009年中国的一个字。新华社报道说:“被——这个新兴于2009年的网络热字,表达了人们太多的复杂情感。” 前三年的年度汉字“炒”“涨”“和”,都是实词,而“被”却属于虚词。这个“被”字,究竟表达了人们什么样的复杂情感?新华社报道则一语带过,“这事不能说太细”,也在情理之中。笔者不揣浅陋,拟就此进行社会语言角度的分析。

    Full Story

  • 世界上“最刚烈的贪官”死了

    世界上“最刚烈的贪官”死了

    神奇的中国经常冷不丁冒出神奇的死法。有“很舒坦”地冻死在学校排水沟的学生,有在看守所里躲猫猫死的、做噩梦死的、用纸币打开手铐再用鞋带上吊死的。现在又冒出个据说官声不错的湖南武冈市副市长杨宽生,“烧钱自尽”而死! 这位副市长看来寻死的决心很大,按照当地有关部门的检验结果,他刎颈不成而割腕、割腕不成又摸电门、摸电门不成则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还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翻了墙跳了楼,光是刀具就用了好多种。终于死成了。

    Full Story

  • 2010网游、手机成监管重点

    2010网游、手机成监管重点

    中国文化部最近向各地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印发了《2010年文化市场司工作要点》,部署开展文化市场专项整治行动,将网络游戏和手机娱乐纳入今后政府监管的重点领域。

    Full Story

  • 中国网络流行语说明了什么

    中国网络流行语说明了什么

    中国一年来网络流行语之多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些流行语有搞笑、调侃等特点,不少流行语则是无确定意义的晦涩隐语。评论界表示,流行语在某种意义上反映出网民的情绪和心态。旅美学者谢选骏表示,很多网络流行语是一种隐语,隐语使用多了,说明网民没有言论安全保障:“主要可能是由于缺乏言论自由和言论的安全保障上这些问题造成的。中国这个网络隐喻吧, 我们姑且称之为‘隐喻’, 或者一些特别奇怪的典故, 他的目的在于隐藏一些直接地批评。他可以用一些‘隐喻’我们刚才说到,它用一些谐声字来做到这一点。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中国这样的缺乏言论保障的社会环境之下的。因为有些东西你直接批评这种现象的话, 会招惹政治上的麻烦, 或者干脆就在网络上被封掉了。”

    Full Story

  • 《瞭望》承认中国贫富越趋悬殊

    《瞭望》承认中国贫富越趋悬殊

    中国官方的《瞭望》周刊报道,全球经济虽然受到金融海啸的打击,但中国财富却是逆势增长,内地财富迅速膨胀,并快速地向少数人群集中,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教授杨建华警告,财富分配格局失衡,贫富悬殊加剧,将令社会结构更趋不稳。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教授杨建华认为,内地财富过于集中,现时社会结构呈现了「倒丁」字形,即贫困的草根阶层占绝大多数,上流富豪只占一小撮,他警告「这样的社会结构有较高风险、不稳定」,而且权钱交易已成为反腐败面临的新问题,官员与巨商的结合来迅速致富,是令人不安的,这是对国家根基的侵蚀,要高度警觉。

    Full Story

  • 五毛党的惨痛

    五毛党的惨痛

    最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网络上各大论坛和新闻评论里,五毛党越来越多了。当然,我不赞同把凡是和你持不同意见的人叫五毛党,但是五毛党还是很好认的,因为出卖灵魂的人,尤其是廉价出卖灵魂的人,他们的言语是没有根基的,他们的高潮是没有前戏的。

    Full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