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血案背后弱者指向更弱者的社会土壤

4月29日上午9时40分,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一起伤人事件,一名男子持刀冲入校园,砍伤31人,包括28名幼儿、2名教师、1名保安,其中5人伤势较重,有生命危险。

从3月份的南平校园血案,到28日雷州校园砍杀事件,这密集的血案,不仅让人忧心忡忡,这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纷纷残忍的指向孩子暴力事件?

事实上,通过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这种案件的实质,都是弱者对于更弱者的一种社会暴力,而弱者对弱者的残害、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更残忍的地步。

知名社会学者孙立平教授在评论黑砖窑事件时指出:“我们经常说当社会在堕落时,造就了一批为富不仁的富人,而穷人还保持了勤劳、朴实的本色,但是可能事实并不是这样,社会堕落的时候,穷人也会随之而发生堕落,而他们堕落的过程甚至超过了整个社会的堕落。为什么?因为他手里没有资源去抵御这个堕落的过程。”

而这里的社会其实就是土壤,而人则这个土壤上的一份子。在人没有太多流动的可能以及处于相对封闭性的时候,而人就是社会这片土壤的植物,而非动物。因此在这样的土壤上,强调个人担当与道德,就有点好像是要求植物要改变命运、改善土壤一般。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个人没有错过,只是在这里,很多人进入了一个误区,陷入了个人与社会之间非此即彼的简单二元归咎,事实上,这二者之间还存在着外在的第三方,这就像土壤和植物之间,还有空气、气候等等外在环境因素。

由于去年一部叫《天水围的夜与雾》的电影,再次引起人们关注到“天水围灭门惨案”,通过我们通过这件事情,看到我们当下对于一个严重恶性惨案的解决思路之间差距。事件发生后,震惊了全港,政府与社会各界都卷入了对该事件的讨论与反思。不仅当时如此,而且多年以来,围绕此类事件的研究与讨论一直没有中断,政府与社会各界力量都在寻求应对之策,持续地改进制度、健全组织,以避免重蹈覆辙。

而以南平血案为例,我们看到却是另一番状况,最积极的反应是采取措施,从而把血案迅速淡化了:比如事例一,家属如果及早将学生遗体火化,将获得额外的补偿款,金额在1万元到3万元之间,越早火化补偿金额越高。还有事例二,南平市委书记雷春美在医院看望重伤小学生时,遭一名妇女下跪喊冤。该妇女8岁女儿遭人强暴后受到严重伤害,她认为教育部门的赔偿根本不够,两年来一直在上访。并且喊出,“如果你们不管,我也会去杀人!”而喊冤后,该妇女被以“违反信访条例”为由拘留。

通过这件事,我们发现,当地社会土壤中缺失那种权利救济渠道,而通过各种极端方式迸发的行为,已经向社会扩散了。而这也不得不让我们反思,通过这件付出惨重代价的事件后,并没有形成一种经验,作为今后突发类似事件的解决对策,更没有得到有效的反思,更没有尝试去改善一种极端行为的社会土壤,甚至有时候会让土壤更加恶化。纵观国内的诸多突发事件,这种后续的消息,几乎是雷同的:迅速淡化、遗忘。因而在面对连续发生的凶案,此时我们不得不充满悲伤和无力地说,南平不仅仅是一个个案,而是其中之一。

所以,通过血案和下跪被拘的事例,以及天水围的后续经验,让我们应该彻底反思这种远非完美的基层社会土壤,使其改善,然后多方合力,努力寻求一种社会情绪的发散出口的形成,就像翻动土壤上,让土壤能够避免结成硬块,让平时蓄积的敌对、不满情绪及个人间的怨恨,能够从松动的土壤中疏散,从而在维护社会和群体的生存、维持既定的社会关系中,达成民众的权利救济渠道畅通,如此,才能避免血案之后的类似的社会暴戾情绪在这个土壤中继续发酵,使强者有所忌惮,让弱者有所扶持,而不是拿起凶器,指向更弱者。

来源: / 张天潘

链接: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f3edd34753b9cec


收藏与分享 文章收藏 - 传递力量

暂未更新相关文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