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枣报:罪与罚 – 672期

十篇新闻十分钟,美好一天轻松开始。爱枣报,和早餐一样重要。今天是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1]

近日,马尧海先生组织换妻被审判的事儿吵得挺热闹,检方指控这22名多次参与换偶活动的男女犯有”聚众淫乱罪”,虽然审判尚未完全结束,然而马先生在李银河女士 “人有权支配自己身体”的理论指导下,将毅然为了信念而抗争到底。

在中国谈法律,有时候是件幽默的事儿。因为中国并没有”通奸””乱伦”这样的罪名,所以只能用”换妻”的头去戴”聚众淫乱罪”的帽子。

首先,”换妻”的准确表述应该是”夫妻交友”,指双方自愿交换性对象的成人游戏,只不过在性别歧视的中国冒出了这么个男权色彩浓重的字眼。

老公和老婆双边出轨,这事拿到桌面上谈,顶多是受到一部分人道德指责而已,怎么也不至于被检举起诉,即便出轨的对象在理论上有可能是另一对夫妇。但是,这事如果事先沟通,四方同意,就属于”换妻”,就等于犯罪,就可能要坐5年牢狱。可是我实在看不出来前者之于后者有任何优越性的体现。

再者,”聚众”这个概念也很有意思,在法条上成立条件除了”至少三人”以外还强调”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第一,同一地点就很难界定:一间屋子?一栋宾馆?一条街?一个城市?第二,同一时间不可以,那么100个人在一间屋外排队,两两进行就ok了吗?

退一步说,即便是聚了100个人同时同地,一般来说也是两人一组来从事”淫乱”活动,与夫妻房事对比区别有二:1、自己与别人”淫乱”被伴侣知道(看到)2、自己知道(看到)伴侣与别人淫乱。在人家自己愿意且私密进行的前提下,我看不出这两条区别造成了什么巨大危害以至于触犯刑法。

所谓公共秩序或社会道德观,其实只是大多数人的秩序和道德观。换句话说,少数人在某些观念上与多数人存在差异是正常现象。而矛盾的冲突在于,在一个不成熟的社会里,少数人的意愿不能获得有效保护,并且缺少寻求保护的途径。

道德的衡量标准应当是有无社会危害,而不是人数多寡。对于自愿、私密、对他人及社会不造成影响的少数人行为,应当被社会尊重,至少是包容。

[2]

《行长酒后猥亵暴打女子,副县长袖手旁观当看客》,这是人民网”百姓留言”中的一个热帖,也在各微博网站上流毒甚广,并且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尤其是固始县才子副县长张建成的一句”姑娘,别闹了,闵行长是有背景的”,更是将直系女性亲属无偿交给网民来抚慰。

据10日报道,闵志涛中国银行信阳分行行长职务被撤销,张建成接受县纪委调查。仅从事件处理结果来看,可以说网络媒体基本完成了一次替人行道。

也许闵志涛被一棒打死只因实在没有后台;也许这厮可以请大神换个马甲从别的水域再次探头,小编只希望水产类领导能够慢慢学会一点常识:对于特定服务,请去专门场所自费购买。

[3]

4月8日,湖南省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证实,其下属单位郴州市儿童医院使用的氧气实为工业氧。次日,湖南省郴州市药监局证实,郴州市儿童医院曾使用工业氧冒充医用氧为患者使用。

工业氧医用的危害,相信没有人比医院更加了解。罔顾这一基本医学常识,视病人的生命如草芥,弃医德于不顾,巨大利益诱惑当然不外是主因。医用氧与工业氧巨大的价格悬殊,加之”供氧公司负责人是医院书记的丈夫,给交易提供了更多便利”,两条脉络大致清晰的勾勒出郴州事件原貌。顺着这两条脉络深究,郴州事件却有不少耐人寻味之处。郴州”工业氧医用”被指是公开的秘密,在长达成10年的”非法合作”中,相关部门竟未有一丝察觉?儿童医院1月份就被查处,然而该院二三月份仍在购买使用工业氧,立案调查的真实性与可信度又如何让人信服?看来,工业氧医用沦陷的不只是医德

[4]

遥记两会期间,面对央企地王如蛤蟆一般上蹿下跳,群众纷纷质疑那四万亿有多少被用在实体经济,发改委主任张平绘声绘色地曰(枣报的yue,一声,居然长这个样子!!!):”四万亿投资中没有一分钱进入房地产市场“。

仅10天后,便爆出20亿贷款被挪用,过半用于土地开发

昨日,审计署固定资产投资审计司司长徐爱生表示

京沪高铁20亿元被挪用贷款已经全部归还银行,目前,正依法依纪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严肃处理和责任追究。

伟大如京沪高铁这般的项目尚且如此,其它项目的资金究竟被用在哪里、怎么个用法,乐观的小编持悲观态度。

叶檀女士披露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2009 年成交总价排在前10位的地块中,国有企业独占8席,成交楼面地价前10的企业中也同样有8席被国有企业占据。而在2007年总价及单价”地王”中,国有 企业与民营企业之比则为3:7和4:6。

而受罚的,是被房价折磨的皇土苍生。

[5]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今天发布了”2010年第一季度地方应对网络舆情能力排行榜“(请点击,很好看),将政府应对敏感网络事件的”认罪改过”能力进行评比:

四川巴中”全裸”乡政府排名第一,贵州安顺警察枪击致死案排名倒数第二,山西问题疫苗事件排名垫底。

这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榜单虽然有点秀逗,然而基本符合现阶段国情需求,无论出发点是为政还是为民,其积极意义值得肯定。衷心祝愿下季度的榜单可以”扫红”。

[6]

书接上条,榜单开列: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11日16时35分报道,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一名在押男子离奇死在该县行政拘留所,他的死亡方式是在拘留所洗手池内溺水而死,事件发生后,引发了舆论关注,人们纷纷对其死因提出质疑。目前湖北省公安厅和荆州市公安局已派出调查组前往当地调查。

据新浪微博@作业本筒靴的不完全整理:

【中国死法分布地图】1,云南:躲猫猫死,睡梦死,洗澡死,鞋带自缢死。2,江西:摔跤死,做梦死。3,内蒙古:递纸死,妊娠死。4,湖北:洗脸死。5,重庆:激动死。6,河南:喝水死。7,河北:睡梦死。8,广东:发狂死。9,浙江:睡觉死。10,福建:摔床死。11,四川:睡姿不对死。【请收藏备查】

一次次领略奇迹,一次次拷问良知,却几乎在每个事件被曝光后,都看不到后续给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只因为他们犯了某种”错误”,生命便轻得只等价于一个名词——后面加一个”死”字。

如果不能揭开黑幕,不能看到惩罚,权威部门的”尊主”错觉就不会消失,”非正常死亡”的悲剧仍将上演。

[7]

近日,金巧巧遗失的手机上某老总暗示请其”陪”的短信被曝光,金本人坦承“不是第一次收到””毫不犹豫地拒绝”,有人质疑其是为新专辑炒作;有人大爆演艺圈潜规则,把两岸三地大牌女星的闺房都点起了红灯

在小编看来,所谓”艺人”,含义很简单,就是怀艺之人。有的卖”艺”,有的卖”人”,没侵吞国家资产,没压榨弱势群众,自觉自愿,自给自足,自业自得,自作自受。即便是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那也得归罪于国家没有发这个职业许可证。

如果说公众觉得艺人的所谓”不检点”行为是罪的话,那么只能说明后者没有按照前者的意愿生活,使得前者很不爽。

对于娱乐圈、名利场来讲,真正的罪不是”混乱”,而是欺骗(这个链接中那位”开心辞典跑两会”没有被提到,大家知道就行了,这事不便多说)。

[8]

虽然波兰总统卡钦斯基并没有受俄方邀请,只因其政敌(波兰总理图斯克)被邀而冒然赴俄,但无论如何也不至于遭到机毁人亡的惩罚。

卡钦斯基遗体目前已运抵华沙,葬期未定

表示哀悼的请揉这里

无恶意找乐的请挠这里

[9] 图片新闻:罪

瑞士车站员工上班看色情网站,导致列车大延误


这名员工则辩称,自己由于上了一个晚上夜班太累了,因此用色情网站的图像提振精神,这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但是车站主管批判,这名员工不仅爱上色情网站,还曾因上班睡觉、工作态度消极而遭到处分。而工会方面则认为,车站轮班制度不合理并且对员工太苛刻。

伟大的资本主义工会!

http://www.izaobao.us/index.php/2010-04/zaobao-5342/


收藏与分享 文章收藏 - 传递力量

暂未更新相关文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