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中国:揭秘字幕组之间的战争

“我没什么文化。家里太穷了,初中没读完就跑出来打工了。别的字幕组嘲笑我们时,总会说‘他们老大没念什么书’。”喜欢这么自嘲的是人人影视字幕组(YYets)的负责人梁良,而他谈到别的字幕组时也毫不客气:“TLF依然老牌,伊甸园(YDY)很强劲,风软(FR)比较全面,破烂熊(PLX)自娱自乐,其他都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像悠悠鸟(UUBird)这种偷字幕的就别说是字幕组了,丢人。”

梁良出生于1981年,16岁时外出打工,1999年开始混迹温州,2008年赴上海和宁波,去年到青岛,今年又到了西安。记者联系他时颇费周折:他的住所不固定,连网线都没有,他的手机长期跟随他全国漫游。

互联网分享精神是支柱

“他们无法理解我们为啥不拿这些来赚钱,也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不向会员收钱。”自2003年前后开始进入圈子后,梁良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互联网分享精神”。

“以前租台服务器做动漫字幕组的或者是网管,或者是有钱的白领,主要出于自己的爱好。随着热情的淡去,第一批字幕组基本都关闭了。”梁良说。

梁良坦承自己是个很抠的人,但仅因为“爱好做字幕”这个简单的理由,他的投入毫不吝啬。在人人字幕组的创始人“小鬼神”因工作原因隐退后,他接着做了下来。

目前,人人字幕组网站的收入完全靠会员们的捐助,管理员等也会掏一些钱来贴补。

其他字幕组的情况大致如此。“我问过法国、意大利、德国和巴西的字幕组同仁,都说这是一种爱好,类似做开源软件,不追求盈利,而是把很棒的东西和大家分享。”梁良如是说。

专业翻译得到广泛认可

字幕组追求更快捷、更精致和更优雅的翻译,使用口语化和最鲜活的词汇。

在美剧《欲望都市》里,“我想你们两个将会很适合”(I thought you two would hit it off。)被译成“我想你们俩会来电”。美剧《越狱》的名句“准备的作用是有限的”(Preparation can only take you so far。)被意译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如果不抢时效,他们还会加一些文化、历史和科学方面的典故帮助理解。在一些专业的字幕组论坛上,甚至可以看到类似20世纪初学者围绕翻译方式和语言风格论战的帖子。

“翻译风格由‘主翻’决定,不同的‘主翻’风格不一样。我们比较擅长科幻剧的翻译,历史类的美剧也做得不错。”梁良介绍,人人字幕组约有1000多名组员,以留学生、海外华人和国内白领为主,大多是从事外语相关工作的,创始人“小鬼神”是在加拿大的留学生。

“我们的翻译得到了美国电视台的官方认可,去年还有一家好莱坞制作公司找我们合作,参与每周一期的节目互动。”梁良表示。

同行之间有“战争”

字幕组已经形成完整的运作链条:在国外电视台播放时同步获取片源,留学生或者华人整理出英文字幕,国内组员进行翻译,然后交给校对和后期压制处理。

如果需要与其他字幕组抢首发,则会由组里比较强悍的队员直接听译。“目前,如果以最快的速度操作,片子在美国播出后6到7个小时内,人人字幕组就能在中国发布字幕。”梁良表示。

在2004年之前,字幕组之间是和平的,但某一天伊甸园开始“抢”了,然后各小组就不宣而战。字幕组在找片源时原本会互相避让,但伊甸园翻译的几部片子不太热门,终于忍不住抢热门剧,其他字幕组也迅速跟进。

这一状况在2007年《越狱》上映时达到巅峰。当时各家为了抢首发,甚至出现几十人“轮值”的局面,而上周美国HBO电视频道上映的新剧《血战太平洋》再次掀起字幕组之间竞争的热潮。

小心翼翼的“商业化”

“字幕组的本意只是发布字幕而已,至于原始片源,大家可以自行下载。”一位字幕组成员介绍说,国外比较成熟的字幕组不会发布片源,这既避免了侵权问题,又能防止直接被盗版商利用。

不过,国内大部分网民不会自行加载字幕,字幕组不得不将制作好的字幕压制进片源同时发布,这就给了“盗版商”可乘之机。

据了解,目前国内很多影视网站依靠这类资源吸引流量,以此赚取广告费。众多街头盗版商的片源也是它们,导致“字幕组靠制作盗版盈利,某某字幕组年收入数百万元”的传言不断。

“别说一年赚百万,就连10万元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如果真有谁愿意一年给100万元,我们愿意全力为他效劳!”梁良笑称,“当然,字幕还得免费发布,这是前提。”

目前人人字幕组每年的广告收入是4万元,而花在带宽和服务器等运营上的费用就达到6万元,不足的部分靠内部成员和论坛会员赞助。尽管如此,对于“商业化”,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

“没人特意去搞广告之类的东西,我们的主要精力放在怎么把字幕做好。”他强调,字幕组成员中有些人挺有钱的,所以捐助并不缺,而且这几年字幕组已经稳定下来,投入也不像前几年那么大,“所以,就这样运作吧!”

本版撰文 晨报记者 周治宏

■名词解释

字幕组一般是由活跃在网络上翻译国外影视剧的爱好者自发形成的组织,坚持“免费、共享、交流、学习”的精神,拒绝商业盈利。在圈子内部,一般将字幕组分为动漫字幕组、电影字幕组和剧集字幕组,剧集字幕组又分为日韩剧字幕组和欧美剧字幕组。其中,欧美剧字幕组近年来最红,它们之间的竞争也最激烈。

■记者手记

理想主义者

还能坚持多久?

周治宏

“我向他们表示尊敬。”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华和陈维亚齐向媒体盛赞“字幕组”。刘明华是西南大学文学院院长,陈维亚是中国东方歌舞团艺术总监、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副总导演和闭幕式执行总导演以及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

这是长期蛰伏在网络空间的“字幕组”第一次登上官方话语殿堂,只可惜,得到认可的并非他们坚守的共享精神,而是他们的“专业主义精神”:孜孜不倦地探求“信、达、雅”的翻译风格,深入地诠释影片剧本中潜藏的典故……

许多人购买了正版DVD之后,还要去网络下载片子。这是因为,一些正版DVD甚至连人名都能翻译错!显然,国内影视制作公司专业素养的缺失给了字幕组“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机会,可惜他们却很难在这片柳荫下乘凉。

维系字幕组这一松散组织的理想主义情结:任何可能冲击这一情结的举措,在未获利之前就会令字幕组分崩离析。

正因为如此,与利用字幕组的资源和影响力进行商业化相比,梁良更多的是抱着一份理想去考虑其他的出路,例如,借助现有资源发展原创DV剧和承建网站等。

面对成本压力、商业化诱惑和盗版商的冲击,这座理想主义的堡垒还能坚持多久?梁良说:“如果你利用这件事情去赚钱,那你就会心虚。如果你真的是只为爱好去做这件事情,那你就不用怕什么。”

■字幕组的大事件

TLF的分裂和商业化困境

“2001年创办TLF字幕组时,创始人Thunderlight给团队定的名字是‘最后的白日梦(The Last Fantasy)’,TLF是英文缩写。这个名字预示了将来团队内部对商业化的分歧和最终的分裂。”一位圈内人士如此调侃。

分裂之前,TLF字幕组号称拥有60万注册会员、数百台ftp服务器和4台BT种子服务器。它推出了会员等级制,根据会员赞助的硬件给予不同的下载权限,这保证了网站的后续发展潜力。

不过,2008年3月,TLF字幕组下设的“half-cd组”组长出走,组建了新论坛cnX264,并且带走了所有的组员和众多高级会员,其中许多是捐助服务器的机主。

一位字幕组成员表示,出走者怀疑Thunderlight通过出售顶级账号牟取私利,但Thunderlight坚称,出售账号所得只是用于维持TLF字幕组运行。

根据当时的一份内部记录,出走的团队虽然认可出售账号这种做法,但希望将TLF字幕组彻底商业化并公平分配利益。他们做了许多设想,包括论坛广告、影视字幕广告和会员收费等,但这些设想全部被否决。知情人士表示,Thunderlight手里握着这么大的一个社区,真要盈利的话会很简单,但他完全没有一点商业化的意思。

如今,TLF字幕组虽然招牌仍在,但已难以恢复往日的辉煌。由于TLF字幕组不仅从事影视剧翻译,还从事软件、游戏的破解和翻译,所以其分裂一度被圈内称为“一个时代的结束”。

人人、伊甸园和FR等字幕组也面临类似的情况。梁良说:“被收编是不可能的。一些公司固然很有钱,但从不捐助和支持我们这些它们用来赚钱的组织。”目前,人人字幕组正给搜狐提供美剧《迷失(Lost)》的字幕翻译,但梁良强调“这只是帮忙而已,这种合作不代表什么。”

“商业化”利剑高悬,而支撑理想的分享精神在现实面前饱受摧残。随着迅雷等“排外型P2P软件(下载时不与其他用户分享)”的出现,原本就脆弱的“自愿分享环境”荡然无存。梁良和理想主义者们不得不面对这一切。

来源:北京晨报


收藏与分享 文章收藏 - 传递力量

暂未更新相关文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