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经济”乃因迷失本性

最近,有媒体报道了“监狱经济利益链”问题,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从报道本身看,其中涉及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官员贪污;二是监狱经济。

先说官员贪污。省监狱局局长贪污从性质上讲与其他官员的贪污没有什么不同。当今有志图财者的谋财之道,或取之于官场,或取之于市场。官场靠的是权力,市场靠的是资源。两者都能兼而顾之的大概就是监狱企业之类的地方。

再说监狱。这里本是司法禁地,与市场无涉,但在财政经费不足需要监狱自己寻找财路时,就出现监狱经济问题。这就需要人们对监狱的性质做出准确的定位,到底是将监狱作为人犯的改造之地,还是市场上的谋利之地?现在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言必称市场,言必称经济。所以监狱到底是个什么属性也有些模糊。

把犯人当成一种劳动资源自古有之,秦始皇修阿房宫、陵墓,发天下十万刑徒,所以说监狱也确实有一些企业的特征,如犯人付出劳动、生产出产品、有生产组织管理、创造价值等。可如果真是个企业,又会遇到其他问题,如犯人的劳动成本很低,没有工资,对正常企业构成不公平竞争;正常企业的科研、市场开发、兼并重组及内部各种奖励制度等企业行为又很难在监狱实行。

现在人们多举美国将监狱交给私人承办的例子来证明监狱经济的属性。美国私人监狱确实有发展趋势,全美最大的私人监管公司美国监管公司(CCA)在亚利桑那州拥有6个监狱,有30%的囚犯关押在私人监狱里。美国其他一些地区,如阿拉斯加和夏威夷,也与一些私人监管公司如CCA签有协议。

但美国政府让私人办监狱的出发点不是让监狱为政府赢利,而是为政府省钱。20世纪90年代,美国各州共建造了3300所新监狱,花费达250亿美元,每年还得投入高达300亿美元的管护经费。政府花在监狱方面的投资是对教育投资的6倍多。政府办监狱成本居高不下,而美国人又天生有不信任政府部门的习惯,总觉得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不高,不如交给民办企业踏实。

但中国的情况不一样。中国的监狱制度是从建国初期的“劳动改造”开始的,劳动只是手段,改造人才是目的。但劳动可以创造价值,劳动可以生产商品,自然也就有了盈利的可能。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两者的顺序模糊了。现在中国监狱体制改革的总体目标是监狱经费纳入财政保障,建立监狱经费动态增长机制;建立监管改造和生产经营两套管理机制,强化监狱刑罚执行职能;建立执法经费支出和监狱生产收入分开的运行机制,促进公正执法。

既要求改造犯人,也要求监狱盈利,这似乎是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要求。企业经营是个经济问题,人犯改造是个社会问题,两者必居其一,而另一者只能是从属地位。也就是说,如果监狱是以人犯改造为首要目的,那监狱企业的存在与发展只是为这一目的服务,如果有利于改造则保留,如果不利于改造则放弃。如果要求监狱企业盈利,则要赋予监狱企业所有企业职能,但能否达到改造人犯的目的则不好说了。

再看美国的监狱制度改革变迁,其改造人犯也尝试过多种方式,如医疗模式:认为犯罪行为的产生是由于犯罪者心理和生理的疾病和障碍所导致,监狱的首要任务就是确认他们个人的心理和生理的疾病和障碍;更新模式:认为犯罪行为人没有经历一个正常的社会化过程,监狱应着重对他们进行重新社会化;还有监狱替代模式(也称为社区模式)、监管模式等。但其改造人犯的初衷不变。

监狱经济利益链带给人们的不是监狱企业如何办的困扰,而是监狱根本定位的困扰。所以说,中国的改革没有市场经济是万万不能的,但只有市场经济也不是万能的,各归本位将是社会走向良性发展的必然过程。

作者:何仁
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来源日期:2010-2-21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69612


收藏与分享 文章收藏 - 传递力量

暂未更新相关文章

Tags:

About the Author